湖南千山制药机械股份有限公司

新闻资讯

金牌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5-09-09  访问:1159次
        星期五,儿子和他爸爸从艺术学校的活动现场回来,未停车,我就听到了他尖锐的哭声。

迎上去,儿子扑入我怀里,泪水加上汗水,一脸的委屈,大声控诉:“妈妈,爸爸不给我买金牌,我要金牌。”一度的要他冷静,告诉我怎么回事,他语无伦次,“妈妈你看我的作品,明明别的小朋友没我写的好,可他们都有金牌,老师的金牌都发光了,我要金牌,妈妈你给我买一个。”一边控诉一边哭着闹着往地上躺。

儿子不是很纠缠某事的人,而这一次,大概是真的伤心了,我耐着性子分析了好久,他依旧听不进去,哭得越发厉害,一遍遍拿他写的毛笔字给我看,一遍遍重复他要去买一块金牌。一个多小时,我说得口干舌燥了,他还是纠结,没办法,罚他站墙角,他就顺着墙角躺倒地上,抽泣不止。

我想我能体会到那种认真喜爱,付出了却没有得到预期的失落。蓦然心疼,儿子,该怎么让你知道,这个世界不是那么公平,这或许算得上是你刚刚起步的人生第一次小小的失败,而等在前面的,还有很多很多。

再往前走,你会面临一次又一次的考试,或许你能偶尔拨得头筹,可儿子,即使再优秀,也不会是每一次,你都能如愿以偿。优秀的人那么多,这个金牌,亦不是每一次都能挂到你的颈间。当然,或许那时,妈妈会希望看到你的眼泪,至少证明,长大后的你依然在乎自己是否优秀,我希望你会是一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,而不是简单的在这浮世混日子,亦只有这样,你才能有朝一日,成竹在胸。想起你傻头傻脑的与我背《弟子规》,“亲所好,力为具,亲所恶,谨为去。”真好!又看你伤心泪下,那么多的以后,我该如何陪伴你度过。

再往前走,你或许会遇见你人生第一个让你心动的女孩,我当然希望你能长成玉树临风,才比子健,貌若潘安,可这也不代表那个清秀的女子就一定会如你所愿,亦对你一往情深,她或许早已投入他人的怀抱,而你却后知后觉,不见得别人会比你优秀吧,而爱情的神伤是每一个人都要经历。儿子,或许你也一样拿不到爱情的金牌,到那时,我该如何告诉情窦初开的你,那些树荫下的牵手,课间你我相传的纸条,以及毕业时的你侬我侬,或许妈妈会在某个做完家务的午后翻开你的日记,看那些感同身受的过往,看你字里行间的爱与不舍。妈妈该怎么告诉你这些只是必然,你终究会忘记,或许再多言语亦比不上在空白处写下:孩子,妈妈也有过,可陪我走到今天的,是你爸爸。这样,爱情的免死金牌,是否该属于你?

再往前走,儿子,高考了,金牌是什么,清华北大?甚至哈佛?妈妈不是望子成龙的人,妈妈只希望你能健康快乐的过着你自己乐在其中的生活,所以这块金牌,你拿到了,妈妈高兴,你拿不到,只要你高兴。写在这里,等到那时,希望你能些许释然。

再往前走,我的儿子要上班了,而此时你若还被金牌蒙蔽,一次次去竞争那些高不可攀的东西,儿子,或许你会成功吧,又或许会重重跌下,我不知道我是否应该期盼你一如他人,收获多多的权利与金钱,然后利欲熏心,不见自我。发自内心的,妈妈希望你有一个安逸的家,一个贤惠的穿黑色高领衫的温婉妻子,一双可爱的儿女,你可以骑自行车上班,回家来,门口小家伙带着小狗在桃树下桂花丛中迎接你,然后你褪去一身尘埃,牵着他们走进童话里。这个,才是妈妈心中的金牌。

我也要在童话里,彼时妈妈垂垂老矣,儿子,不要嫌弃妈妈,我想你那时爱我一如今天,看我伤心一如我看你难过,你会摸我头上的白发问我是否安逸,你会牵我在家门前的花丛中散步,你会与我回忆年少时你曾如何依赖我、爱我。然后,扶我坐在石凳上,促膝与我再背一次:亲所好,力为具,亲所恶,谨为去。那么,这块孝顺的金牌,你该当之无愧。(青矜)


© HUNAN CHINA SUN all rights reserved.